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定西香江堵经 (http://www.0932zz.com)- 国内知名站长资讯网站,提供最新最全的站长资讯,创业经验,网站建设等!
热搜: 2015 为什么 系统 什么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香江堵经 > 动态 > 正文

百度地震:季度首亏,老臣向海龙离职“为此负责”

发布时间:2019-05-19 17:03 所属栏目:[动态] 来源:中国企业家(北京) 举报
导读:(原标题:百度地震:季度首亏,老臣向海龙离职“为此负责”) 文|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 李原 2005年8月上市以来,百度首现季度亏损。 财报显示,截至3月31日的2019财年第一季度,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(GAAP)计算,百度第一季度总营收为35.9亿美元(约合24
(原标题:百度地震:季度首亏,老臣向海龙离职“为此负责”)

百度地震:季度首亏,老臣向海龙离职“为此负责”

文|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 李原

2005年8月上市以来,百度首现季度亏损。

财报显示,截至3月31日的2019财年第一季度,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(GAAP)计算,百度第一季度总营收为35.9亿美元(约合241亿元人民币),同比增长15%,低于市场预期的242.7亿元;归属于百度的净利润为负4900万美元(约合3.27亿元人民币)。

更需要百度高度警惕的是,营收护城河“百度核心”即搜索服务与交易服务组合的业绩增长速度出现了严重下滑。财报显示,“百度核心”总营收为175亿元,同比增长8%;按照Non-GAAP(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)统计,运营利润为21亿元,同比下滑67%。

与财报同时公布的,是一封李彦宏的内部信。李彦宏在信中宣布,向海龙即日起辞去百度高级副总裁、搜索公司总裁职务;百度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,沈抖晋升为高级副总裁,全面负责移动生态事业群组工作。

被离职

向海龙的离职,从外界看来,有些突然。

一周前,在百度联盟生态合作伙伴大会上,向海龙还在台上侃侃而谈。他表示,为了更好地服务和运营用户,百度搜索将打破壁垒,从流量联盟升级为用户联盟,并将推出“基于百家号+小程序+CRM”的完整用户运营解决方案。

作为百度的一员销售老将,向海龙曾经帮助百度完成了“竞价排名”业务模式与企业文化之间的转变,并使竞价排名成为了百度的收入中心。多年来,他也一直被委以重任。

整整一年前,2018年5月18日,前任百度集团总裁陆奇宣布离职。难以撼动以向海龙为核心的“老臣”利益,是此前业内解读陆奇离职的核心原因之一。

不过,在百度内部看来,一季报出现亏损与向海龙将被夺权已有预兆。

2019年2月底,百度宣布沈抖、吴海锋、郑子斌开始进行业务轮岗,由沈抖负责搜索公司用户产品,打造移动产品矩阵、构建百度内容生态。从那时开始,向海龙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。

百度内部人士对《中国企业家》透露,向海龙并没有像总裁张亚勤、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刘辉等人一样进入“百度退休计划”,获得舆论缓冲,他毫无疑问是“被辞职”的。

上述人士表示:“向海龙是PC时代的老臣,已经跟不上移动互联网的思维了。核心业绩不达标,用户体验没有改善,向海龙需要为此负责任。”

在内部信中,李彦宏对向海龙的离职说明,只有寥寥数语,精心拿捏措辞,“我们感谢海龙过去14年的陪伴和贡献,并祝他未来一切顺利。”

这与一年前陆奇离职时,李彦宏的深情回顾与高度评价形成了鲜明对比:“自Qi去年一月加入百度以来,公司发生了很多积极向上的变化。我和广大同学一样,都对他正直的人品、忘我的工作精神和在技术及商业领域的敏锐洞察力印象深刻……在这里,我希望所有百度同学和我一起由衷地感谢Qi作为集团公司总裁兼首席运营官期间对百度所做的重要贡献。”

打破信息孤岛

从财报来看,百度此次“扭盈为亏”最大的原因在于营收成本的大幅增加。

其中,流量获取成本为人民币32亿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41%;带宽成本20亿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39%;其他营收成本35亿元,同比增长75%;销售、总务和行政支出为人民币61亿元,同比增长93%。

不仅如此,研发成本支出和视频团队内容采购支出也在不断上升。财报显示,内容成本为人民币62亿元(约合9.17亿美元),同比增长47%。主要由于爱奇艺内容成本增加,以及对百家号信息流内容的投资。研发支出为人民币42亿元(约合6.21亿美元),比去年同期增长26%,主要由于员工相关支出的增长。

其中,营收成本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在于,百度在第一季度大幅提高了渠道和推广营销活动,包括对春晚“抢红包”的营销投入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去年春晚,百度为“抢红包”营销投入了大量资源,除斥巨资拿下独家合作权,发放了10亿元级的红包总额,此外还有大量技术投入,仅在北京顺义华威机房就部署了10000台服务器。

百度从中获得了大量新增用户,在2月份的公开信上,李彦宏还曾表示:“刚刚过去的春节,百度APP及移动矩阵产品在央视春晚的舞台上和全球用户亲密互动,在我们一向见长的技术优势之外,进一步磨砺了团队,补强了产品、市场、运营等综合能力。”

没想到,这次营销活动却给流量获取成本、营销成本带来了极大压力。

不过,与巨额投入和亏损相比,李彦宏此刻更关心的问题应该是百度未来要如何获取用户、打破信息孤岛、获得更持久的增长机会。

2019年年初,一篇名为《搜索引擎百度已死》的文章在网络上引爆。文章直指百度当下的搜索行为多数都会被引流到自己的百家号上。作为搜索引擎,百度已经失去了效力。

但从商业角度来看,百度或许已别无选择。在PC时代,百度靠抓取网站内容就能做成最大的流量入口。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一个个分散的场景、独立的APP形成了各自的内容孤岛,并建起了内生围墙。

购物时,人们会想到淘宝;阅读时,会想到微信公众号、头条;娱乐时,会想到快手;用餐时,会想到美团与大众点评。这些场景、内容、需求都在被带离百度。当互联网走向越来越深的封闭趋势,百度的信息源头事实上已经枯竭。

与此同时,百度的主营业务“搜索”不仅在持续坍缩,还面临着被其他竞争对手攻陷的危险。

随着头条越来越多地在内容、流量、广告收入上有所斩获,头条的搜索也已经可以触达站外的信息,与百度产生直接的竞争。2019年4月,百度与头条互诉对方侵犯内容产权,要求9000万元的赔偿,即是这种竞争的外化。

百度从很早就已开始自建内容流量池。无论是曾经的百度百科、百度贴吧、百度知道,还是现在的百家号、好看视频、小程序,百度都需要从内容生态角度寻求突围。

转型生态

某种程度上,沈抖算得上百度年富力强的干将。在他的负责下,百度信息流曾在2个月内日活用户超过1亿,由此带来的广告收入提升200%。当下,沈抖的“临危”上位,与过去一年中,他所负责的信息流、好看视频、小程序等产品的显着增长有关。这也是百度一季报中,成绩较为亮眼的部分。

【免责声明】本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,其相关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绝非权威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,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:bqsm@foxmail.com,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。

网友评论
推荐文章